最近的天氣不斷的不穩、但是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炎熱的。

 

「哼、哼哼哼哼哼哼...」有點鼻音的聲音,這不是哼歌的聲音,是哼著鼻子笑的笑聲。

 

他臉上掛著只有少數人能觀察出來的微笑、原因不是因為他很會隱瞞表情,純粹是因為那遮住他整張臉孔的頭巾。

儘管是如此異樣的模樣,男子的笑聲依舊不停。

 

腳步似乎有點焦急,他越走越快、到最後甚至跑起來。

「呵、呵、嗚~...嘎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像是被人追趕的緊張感讓他的胸口感到一陣被揪緊似的癢感,他忍不住狂笑出聲。

 

最後停在一間建築物前。

「咯、就是這裡嗎...哼哼。」

 

瘋人院。

 

據說是自己若是被抓住之後、會被那些追趕他的人安置的地方。

被人抓住之後猛問話、調查外加人身拘禁,這種一點也不好笑的事情當然是斷然婉拒;所以他猛烈的抵抗了。

然後自己跑來了這地方。

 

「呼呼呼...會遇到什麼樣的人呢?真是令人期待哈哈哈哈。」直接用笑聲把句子結尾,他走進眼前的瘋人院。

 

進了門口、理所當然的會碰到警衛,但是他也不怎麼在乎,只是直直走向眼前的男子,G。

 

大眼瞪小眼。

 

一百八的他和一百七十幾的他。

 

就在G疑惑著這蒙面男的意圖的時候...

 

他就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

「噗。」

 

「噗?」

 

「噗...呵呵呵呵呵呵呵...嘻嘻嘻嘻哈哈哈哈!」

「呃、那個?」G深深覺得再不阻止他繼續笑下去的話,他可能會因為缺氧或是腹筋斷裂而死。

 

「呵、呼、呵呵呵...嘻--抱歉、只是太久沒和別人四眼相對了...忍不住。」他伸手表示沒事。

然後又歪下腰去憋笑、一點也不像沒事的樣子。

 

「總之...是今天起要住進我們瘋人院的A嗎?」「啊哈哈哈哈、就是我。噗!」

G也差不多習慣他笑個不停的習慣了、他將他領進瘋人院內...

 

經過客廳的時候、遭遇FA。

他只瞄了A幾眼、又轉回去看電視了。

 

「嗯?G,這位是?」戴著眼鏡,和A不同、很優雅的笑著的男子。

是E。

「啊啊、是新人啦,前幾天說過的A。」

「是嗎...」他瞇細了眼睛、盯著他看,唇邊依舊掛著微笑。

A的表情也稍微鬆動了一點、變成比較溫和的微笑,只是他們應該也看不太出來就是。

 

「你們在看什麼?我也要看。」從轉角現身的F則是毫不猶豫的走過來。

「嗯?喔?面罩?」她伸出手對著A的臉又捏又拍的、對身高都還不到一百六的她而言還真是壯舉。

「嗯~...臉型感覺也不錯呢、下次我找一些蒙面的女裝給你穿穿看吧。」

他的笑臉有點抽蓄。

 

這時他感到一股視線、轉過頭去。

一頭雪白色的長頭髮晃了過來,B。

她盯著他頭巾上露出的灰白的毛髮。

還伸手揉了揉。

 

被不停摸摸頭的A接著看到的,是迎面走來的R和DI。

「喔~你就是那個A啊?」R瞇起了左眼、帶著其妙膚色和縫線的右眼仍是張的大大的。

他神速伸手把A的面罩拉下、A連忙在露出一雙銀灰色眼珠之後拉住。

等他將額頭以下的部位又遮好之後、他這次則是把脖子的布往上拉。

A也在露出嘴唇之後成功阻止R繼續拉上去。

 

『...』

 

兩人開始展開了一場頭巾地盤搶奪戰。

就這樣重複了約五六次左右之後、R使出了一記殺招。

 

「嗚嘎啊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A承受不住這招的威力、狂笑(嘯?)出聲。

 

...仔細一看R的右手把A的面罩由上往下拉、左手卻狠狠抓在他的小老弟上...

 

「R,你也差不多玩夠了吧?」DI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、終於阻止想繼續蹂躪A的R。

R很滿足的先收回了勾在頭巾上的右手、然後才輕輕鬆開左手...

這麼滿足的表情還真是難得一見。

 

被放開的A則是神速將頭巾復位、然後又立馬多套了兩層頭巾。

 

DI不知道為什麼也是一臉的微笑。

他接著安排了A的房間。

 

當晚。

 

『嗯...啊!呼嗯~...嗚...』

隔壁房傳來的蟲(男)鳴(歡)鳥(女)叫(愛)吵的他一個晚上都睡不好。

 

他差點就以為要笑不出來、不過還是虛弱的笑了。

「呵...或許真的是很有趣的地方啊...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dhouse13 的頭像
madhouse13

+ 瘋人院 +

阿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